触目惊心!浙江被查官员大量参与房地产违法乱纪交易!

浙江纪委披露:

浙江被查官员大量

参与房地产违法违纪交易!

日前,杭州市上城区原副区长裘华君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被查。

通报这样提及,裘华君通过民间借贷活动获取大额回报,违规购房,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拥有非上市公司股份;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在项目承揽、房屋承租、拆迁赔偿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

对于浙江官场来说,对于这样的通报并不陌生——多年来,在浙江被查的官员当中,涉及房产交易违纪违法的占到很大的比例。

靠房吃房

前一阵子,曾担任义乌市市长,杭州市大江东产业集聚区党工委书记、管委会主任,杭州市钱塘新区管委会主任的何美华,以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六个月。

通报中提及,何美华利用手中的权力为他人在企业经营、用地审批、项目承接、项目落地等方面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亲属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如何美华在义乌任职期间,义乌市政府与某建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解除了某生态园项目开发协议,约定以招拍挂方式出让123亩土地作为补偿,在扣除土地出让金计提项目后,超过地价款部分先征后返。

后来,为尽快取得土地出让金返还款,该公司负责人顾某某与东阳市某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包某某商议,由包某某出面请托何美华帮忙,并向何美华承诺事成后给予其2000万元好处费。何美华接受请托后,很快就召开市长办公会议,要求有关部门抓紧实施土地出让金返还事宜,帮助上述房地产开发公司在极短时间内获得了26亿余元土地出让金返还款!

这只是何美华众多违纪违法事实中的几笔。经查,何美华利用职务便利,为有关单位或个人在土地出让金返还、项目用地审批、土地性质变更、税务稽查处理等事项上谋取利益,收受上述单位或个人所送财物折合人民币共计4524万余元。

把嘉兴市委常委、副市长徐淼和曾担任浙江金华市委原常委、副市长,金华市委原副书记、政法委书记,金华市政协党组书记、主席的陶诚华推向欲望大坑的,同样是一批地产商。

去年,徐淼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六个月。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违法违纪参与房地产交易。某房地产公司老板陈某某为了感谢徐淼在园区建设、广场施工等事项上给予的照顾,邀请徐淼参股其公司房产开发项目。徐淼遂与其兄长徐某先后共投资3000万余元,参股了4个房产项目。

同样是去年,陶诚华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六个月。长期参与企业、项目投资,违规从事营利活动,获取巨额收益;违规干预司法活动;大肆收钱敛财,利用职务便利在企业经营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巨额财物。其中,金华一个房地产公司,就先后向陶诚华行贿1000多万元。

大批官员被查

浙江省纪委监委此前也做过统计,在被查领导干部中,违纪违法主体是处级以上的,占案件总数的六成以上。其中,党政“一把手”以及住建、房管、规划等职能部门工作人员更是高发人群,呈现出权力和资源越往上层、越往职能部门,就越集中的现象。

浙江省近年被查的不少领导干部,通报内容看起来都是相当触目惊心。

原浙江省建设厅住宅与房地产业处处长,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房地产市场监管处处长宋立,深谙房地产业的“套路”,也清楚房地产作为新兴的快速发展产业,相应监管措施仍存在一定程度的滞后问题。很快,他嗅到了“靠房谋利”的机会,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房地产开发企业资质定级和年审,然后通过低价购房、高价卖房、直接收受等方式收受巨额财产。

在所有的违法违纪交易过程中,宋立从不自己出面,而是委托妻子甚至岳父母出面办理房屋买卖的相关手续,并且从不使用银行电子转账方式收付款,避免留下任何炒房的“蛛丝马迹”。

杭州市人大常委会原党组成员、副主任徐祖萼则以权谋房、以房谋私、以房敛财,为有关单位和个人在土地拆迁、置换、房产开发、房屋产权办理等事项上谋取利益,通过低价购房等方式非法收受相关单位和个人所送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682万余元。

曾担任金华市政府原副秘书长,曾任东阳市副市长、东阳市委副书记,金华市婺城区委副书记、区长的申屠福华,大搞权钱交易,以权谋私,以权谋房,以权谋股,无息借入资金高息转借,大肆敛财。

丽水市政府原副市长林康为有关单位及个人在房地产开发、工程承接、土地拆迁补偿等事项上谋取利益,多次收受一些单位及个人给予的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4196万余元。

浙江省湖州市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葛伟(副厅级)同样被房地产商围猎。违规从事营利活动,搞权色交易;贪欲膨胀,把度假区的建设当成谋取私利的机会,大搞权钱交易,单独或伙同他人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宁波市海曙区委原书记褚孟形被查同样是因为“大搞权钱交易,利用职权为他人在房地产项目配套设施建设、项目落地资金奖励、工作调动等方面谋取利益,单独或伙同特定关系人非法收受巨额财物”。

台州市原副市长、公安局长伍建利为某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投资合作人及某建设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某某、某检测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曾某某、张某等单位和个人在项目施工推进、竣工验收、减轻行政处罚、职务提拔、刑事强制措施变更等事项上提供帮助,直接或者通过亲属收受上述三人给予的钱款共计242余万元。

此前,针对大量官员违法违纪参与房地产交易,浙江省专门出台了《浙江省防止领导干部房产交易违纪违法行为规定》,牢牢抓住“关键少数”,严禁其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在房产交易中谋取私利。同时,考虑到一些领导干部离退休后仍利用原职权或者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违规交易房产,因此将离退休人员也纳入领导干部的范围中。